一場秋雨一場寒

可是這場秋雨卻卷來了疾風暴雨,讓花兒顫動,乃至凋零。煙雨朦朧的大自然中,校園裏那一片粉紅色的杜鵑,一叢叢,一簇簇,一串串,依付著的鐵柵欄,一個勁的向上增長,一群紅豔豔的小精靈,到細雨的問候,展露嬌嫩的歡顏,吐露醉人的芬芳。

陽臺門,呼吸著久違的新鮮空氣,伸手,感覺雨的溫柔。雨滴輕輕漫漫,疏鬆斜斜,仿佛有人有一種“斜風細雨不須歸”的雨細細密密密麻,點點滴滴,輕柔打在乾燥的皮膚上,皮膚上的潮熱一去不復返,心中的煩惱也消退了幾分。伸手雨,瀝瀝,紛紛揚揚,落在手心,婉約成珍珠,出落成細雨潤心的唐詩宋詞,聞一下,無味,卻能使其本身的清新;看一下,無色,卻能看到它的潤澤如珠Luxury Serviced Apartments

這就是命運,一種感覺動著著你的命中註定。往日的秋雨,淋濕了你我的回憶,溫馨的童年的。往日的秋雨,就像這樣溫柔而多情,璀璨而濕潤,清涼而潤心。快樂。回憶中的童年,,因幸福微笑。我的童年,在純樸與自然,自由與愜意,快樂與無憂中度過。與夥伴們捉迷藏,常常將紅領巾往眼睛的上方拉,露出一條逢逢,在紅色的朦朧中中的一個又一個所謂的“隱者”;悄悄地的溜進隔壁男孩的屋裏,眉飛色舞的跟著變形金鋼全身搖擺;跑進萍姐家追著她的小貓咪亂打,喜歡在她院子裏的秋千上蕩蕩著無數個飛揚而愉快的黃昏;;敲打阿龍的大門;纏著他讓我調戲了水池的烏烏龜;爬到他家的屋頂上摘下了松果;喜歡與傻傻的蟬,捉捉螳螂;喜歡與笑容明媚,明眸皓齒,皮膚嫩白剔透,穿紫色衣裙的她,在燦爛的陽光下可以跳舞。陽光柔媚,清風爽朗,白雲悠悠 花香清雅,小草碧綠,露珠盈盈,古色古香的小院,住著幾戶人家,紅牆白瓦,綠蔭環繞,黃雀聲聲,雞啼狗鳴脫毛 手臂

秋雨,讓我的心快樂,讓我的心飛揚,讓我無憂無慮的的成長。秋雨,在我的童年靜靜灑落,滴在發梢,點在眉間,落在心中。

(二)時光飛逝,年華易老,塵世情緣,因緣命中命定,走,也走不出命運之神的手掌。就像陽臺上的杜鵑。是飛舞的精靈,有雨點的滋潤,較深綠滋潤,順著一個又一個鐵柵欄,猛的往上長,向北,向南,向東,向西,只是是方向,清風陣陣,吹得綠葉上下翻飛,從遠處望去,樓的表面,像鑲上了一層寬闊的綠色地毯,地毯上的縫隙一片一片片狀的閃著光澤的綠色寶石,有一種綠色的蔓延在引導著著自己的心,,告訴自己青春就是就是如此的張揚美麗。時而,,風雨消逝,,烈日高照,,所有的葉子都沒精打彩,像是受了高溫的蒸熏又像是,受了一個重大的打擊,在有人面前抬起不起頭來,一臉的無地自容。

風雨中,杜鵑花開得美麗,開得旺盛,開得令人驚豔。處於不同高度的花,變出出出不同的型態。越是低處的花,越是茂密,像親密的朋友,緊緊的挨在一起,手拉著手;又像閨蜜,耳朵貼著耳朵,臉貼著臉,低語​​訴說不可“告人”的秘密。越是高處的花兒,越容易使形狀變多。低處一簇簇花兒,有的像粉紅的燈飾吊墜,卻比吊墜明顯自然豔麗;有的像古時躲在羅帳後的少女,紅著臉兒,低頭媚笑;有的像是遇見了鍾情的男人,暗送盈盈秋波,以示愛慕之情愛滋病(AIDS)症狀

再仔細看一看,大片的粉紅中,卻卻密密一砸砸的開著許多形狀各異,彩色不同的杜鵑花,低頭的,抬頭的,嬌羞的,奔放的,深紅的,淺黃的,乳白的……

我們的青春,就在暴雨與烈日的交雜中摔打著身體,當命運選擇讓你低頭,讓你粉身碎骨,而你卻又是那樣的無助,那樣的無可奈何……

(三)這場秋雨,斷斷續續下一個了整整一個星期,,天空烏雲密佈,雷鳴閃電,綠樹搖晃著自己的身體,我緊閉窗門,,兩耳不聞窗外事。可是,透過透明的窗,還是看見綠樹上晃動的身軀,它的頭,它的手,它的腰部,她的綠色的衣襟,都被稱為本風雨折磨得死去活來。我分明克服了它的痛苦,它的悲傷,它的掙扎。幾棵棵樹,就在風雨的傷殘下,斷了手的斷了頭,斷了腰,告別世間的美好,化為養料,到泥土的最深處,繼續著自己嶄新的旅程。

我:陽臺門,去尋找那些自己的鍾愛的杜鵑。只見綠葉更晶瑩肥碩,花兒更豔麗動人。我聞著著,一股淡淡的清香悠然飄來,使人神清氣爽。

命運,有時的確很殘忍,剝奪了你的健康,毀壞了你的嚴重,可是,不要忘了,在你心中,還有那些如綿綿秋雨一樣美麗的童年,如杜鵑一樣旺盛的青春,面對病魔,,面對挫折,面對緊張,,我們需要在心裏呐喊:只要希望不滅,回憶不滅,美好不滅,就一定能風雨之後見彩虹!

万里江河

不悲叹,万里江河缭绕,雄心在,激荡云霄。

风柳柳,千呼万唤楼兰,卧尝胆,吹箫凄婉。

多梦人间是何处,此地月舞清风山峦。

凉茶倒影,那年风雪覆盖,白了山崖海角荒地。谁在看,方圆美景,在江南。北疆分外豪壮,绵延千里无别色,白马啸上岗,唯一轻狂,惊奇山鹰飞旋。空灵回荡,绵延悠长,锁在心上。

多少浩宇竟然,回眸感叹,一处空禅梦弦,悲壮,怒喜,狂澜,惊厥,海潮,新风一束花枝俏,如一缕香魂回绕梅雨,乱了心湖,乱了人间风采,乱了久长刚里,乱了云霞雪清清。

梦故人,班师回朝,雕刻石壁,思齐怀古,如日中烧。

山色空空,只身一人,群山一人,万里雪飘一人,殷殷凄凄一人,无心悬崖间张望一人,谁知道我的一人梦,一人的梦不归还,在江山雪岩间荡荡,成了现实的孤飞雁。

不露轻柔变,一串串马蹄环,雪飞烟。

梦底此处寒,微微凛然画卷,挂床边。

涂一笔墨,吐一首诗,描下云里雾里痕迹,留给谁人看,不知,登山川融进雪线,飘来一条小船,回忆当年,你的身影浮现,一抹悄悄红艳,娇嫩在潋滟的水湾,青涩染面,醉了红颜,暖了绵绵的心神,映在山水画间,成了古卷。

雪,雪,冻僵了许多不见,埋了缠绵。

朝阳烧白雪,绵红一片,晶灿灿,缓缓闪闪。

多少茅舍村外,几条交小径蜿蜒悠远,交织出生机一片,红影绿情,稀疏可见,漫步在林野间,惊奇一群群山鸡野兔,仅此一处家园,隐在平整的一段荒原。

妙然间,一心生绿,春梦盎然,暖了山间枯荣。

携我的手,写我的梦。携我的青春,写我的暮年。淡淡的心情来了,静静的心潮来了,清清的心扉来了,满满的醉意温软来了,千里牵挂的分雨落了,脊梁上的温度暖了,心搏如高山流水遇见了知音,遇见了世外桃源,遇见了那咚咚有声的一眼冬泉的汹涌,遇见了细思梦想的山里人家,遇见了心缝中的阳光。

雪里人家,雪里炊烟,雪里银狐留在身边。

静静地望着,心里就像冰面一样,无声地平静,无声地安然,空空的脑海里,如一滴睡的悬浮,如一块冰的透明,如一棵松花的随风浮动,那样飘摇成趣,无牵无挂。

一炉薪火明明,在青石台上,化了雪,一串红薯浓郁。

借雪下冰泉,捏一壶小酒,烤几个野蘑菇,躺在枯草丛里,枕着枯木看飞雪,心绪飞影,那样的飘飘忽忽,忘了漫天的古今隐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