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能性的範圍

如果我們無法放大其他人的機會,就會縮減他們的機會,這是不可原諒的缺失。因此,為其他人擴展創造力的規模,是我們的責任。我們擴展科技體的機會,發展出更多科技,用更多共榮同樂的方法表現科技,就能擴展其他人。

要是人類史上首屈一指的教堂建築大師生在現代,而不是一千年前,他仍會找到好幾座正在建造中的教堂,讓他的驕傲變得更醒目。仍有人寫十四行詩,仍有人在手稿中加上裝飾畫。但要是法蘭德斯人發明大鍵琴的科技前一千年,巴哈就已經出世,想想看我們的世界將變得多貧乏?萬一莫札特比鋼琴和交響樂的科技更早出生呢?如果在便宜的油彩發明前五千年,梵谷就來到這個世界上,人類的集體想像力會變得多空洞?如果愛迪生、格林和狄克森在希區考克和卓別林長大前尚未發展出電影科技,現代世界會變成什麼樣?跟巴哈和梵谷一樣的天才,他們的天分扎根所需的科技還沒出現,就離開人世,這樣的人有多少?有多少人還沒碰到他們或許能大放異彩的科技就去世了?

我有三個孩子,雖然我們儘量提供機會給他們,他們的終極潛能或許會受到挫折,因為適合他們才能的理想科技還沒發明出來。今日有個天才,可說是我們這個時代的莎士比亞,但她的傑作不會為社會擁有,因為能彰顯她偉大的科技尚未誕生(《星際爭霸戰》中的全像甲板、蟲洞、心電感應、魔幻畫筆)。這些可能的科技尚未製造出來,她就得不到該有的聲譽,影響所及,所有人的力量都跟著縮減了。

在歷史上隨時可見,一個人獨特的天賦、技能、洞察力和經驗的組合找不到出口。如果你老爸是烘焙師父,你也是烘焙師父。科技擴展了空間的可能性,同時也擴展了個人為自身特質找到出口的機會。因此我們要負起道德責任,增加最好的科技。放大了科技的種類和可及範圍,除了為自己和其他同時代的人增加選擇,在接下來的世代,科技體變得更複雜更美好的同時,也給後代子孫更多的選擇。

世界上的機會增加了,就有更多人能來製造更多的機會。那就是自主創造奇妙的循環,讓下一代不斷地強過自己。手中的每項科技都代表文明(所有活著的人)得到另一種思考方式、對生活的看法和選擇。實現出來的想法(科技)放大了我們必須在其中建構生活的空間。輪子這種簡單的發明釋放了數百種相關的新想法。從輪子發出了馬拉運貨車、製陶轉輪、轉經輪和齒輪。這些發明又啟發了數百萬有創意的人去釋放出更多想法。在過程中很多人透過這些工具寫出了他們的故事。

這就是科技體的意義。能讓個人發出和參與更多想法的東西、學識、做法、傳統和選擇累積下來,就變成了科技體。八千年前,從人類最早定居的流域開始的文明可以當成一個過程,隨著時間累積給下一代的可能性和機會。今日擔任零售業店員的一般中產階級所繼承的選擇比古代的君王更多,而古代的君王所繼承的選擇又比之前只求生存的遊牧民族更多。

我們會積聚可能性,這麼做是因為宇宙本身也在經歷類似的擴展。人類知識所及的範圍內,宇宙一開始只是一個沒有明顯特徵的小點,慢慢展開成複雜的細微差別,也就是我們口中的物質和實境。

過了幾十億年,宇宙過程創造出元素,元素生出分子,分子組成銀河,各自放大了可能性的範圍。

Schreibe einen Kommentar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 markie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