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機與步驟

米粉,是台灣人極重要的小吃。詩人楊澤每次去作家黃春明家作客,最想吃的,必是炒米粉。二十年前我偶至加拿大溫哥華訪友,到了消夜時間,朋友的母親端上了雞湯米粉,北國寒地乍然嘗此,不啻仙界美味amway空氣清新機

台灣原本街頭巷尾多有「米粉湯」攤子,如今稍微少了,然最大問題是,甚少有好吃的。然而米粉是最起碼的街頭小吃,下午點心,坐下吃它一碗,有湯有粉,唏哩呼嚕傾下,多好。但看官請自問:多久沒坐米粉湯攤了?

多半坊間的米粉湯,用的是粗米粉,難有柔纖連綿之感,一咬便脆斷,像是喝著湯的同時吞嚥米粉段。至於米粉製成粗條,不知起於何時?又此粗條之因由,不知會否以早磨成粉的陳品隨時結形為粗段線條,乃此陳粉,筋理已碎,早不堪製成細綿長線之故乎Amway drive

若可能,我希望每個星期吃個兩三次米粉。不惟為了嘗好吃之物,也為了能在台北過一種清閒有興致的生活。然我沒有。一來台北生活猶未臻此,二來米粉佳店極少。除了一家,便是延平北路這家「旗 魚新竹米粉」。自入夜開至黎明。有時半夜兩三點想吃東西,這裡頗理想。

這店的米粉是細長條的,柔韌綿滑,吃在嘴裡,不會粗粗粉粉的,教人猜想製者用的米較新鮮,磨完拉線晾竿也比較講求時機與步驟。須知不少米粉店雖也用細米粉,但因製作粗劣,吃來照樣感到粗粗粉粉的,於是店家便每隔一陣在湯鍋裡加入一大匙一大匙的豬油,令米粉潤滑,而不是由原本豬腸、肝連、蘿蔔、豆腐等同燉後釋出的油香氣培成一碗好米粉來臥床 飲食

「旗魚米粉」這店的米粉,只與旗魚丁同煮,故湯最清;又米粉原本麗質,不靠外油使潤使軟,你照樣吃得碗底朝天。一碗三十五元,附帶一顆福州魚丸。福州魚丸台北亦是無數家在製,每人有嗜吃之店;此店魚丸並非我最嘆服者,故常煩勞店家省加魚丸,只一心專嘗米粉湯也。有時一碗不夠,再叫一碗。米粉上的旗魚丁,如運氣好,恰是極新鮮者,則魚肉極細嫩,雖是附加物,更增鮮美。又撒蒜苗,也是佳配。

Schreibe einen Kommentar

Deine E-Mail-Adresse wird nicht veröffentlicht. Erforderliche Felder sind mit * markiert.